爱妻小菲 看完后希望能感谢下

愛妻小菲

  小菲,結婚剛剛一年,可以說是個天生的尤物,還記得我第一次褪去她的衣

衫,看到她白如羊脂一樣的胴體時,我由衷地讚歎造物主的神奇,賦予女人的如

此凹凸有緻的身體,散發出如此驚人的美。婚床上她在我的懷裡像一條蛇,又像

一尾游泳的魚兒,深深地體會到古人為什麼會用「魚水之歡」來形容夫妻之事。

  婚後在我頻繁的雨露滋潤下,小菲更加出落得富有女人味了,小菲天生皮膚

白皙細膩,現在白皙中透著隱隱的紅,一雙大眼睛總是水汪汪的注視著你,散發

著小姑娘的朦朧,小巧的嘴唇很有肉感,總是似笑非笑的樣子;身材豐腴修長,

尤其是一雙玉腿,白皙勻稱,大腿結實,豐滿的屁股透漏著她成熟女人的秘密。

  此刻正注視著我的嬌妻向我走來,今天晴空萬裡,日

頭很足,她戴著黑超墨

鏡,一頭燙成波浪的秀髮鋪散開。她身著一件白色紗質吊帶裙,酥乳隨著走路微

顫,裙襬及膝,豐滿的臀部緊緊被包裹著;沒穿絲襪,裸著腿下面露出一段美麗

的小腿,彷彿玉雕一樣圓潤筆挺,踩著高跟鞋,向我款款而來。

  看到不少行人向她行注目禮,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尤其是一個眼鏡小子,

緊緊盯著我老婆的屁股,我看到他做了吞咽的動作,心裡翻出一陣陣得意,腦海

中居然泛起這個小子趴在小菲身上,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力拱的情形。

  我很奇怪自己的這種心態,非常愛自己的老婆,對別的女人身體提不起興趣

來,但是一想到別的男人親近自己的老婆就覺得很興奮。開始時覺得我很變態,

後來在網上看到很多人妻類小說,才發現自己不是個別現像,而是一個群體。再

往後常年泡在網上,經常和網上的同好交流才覺得自己不那麼變態了。

  「老公,這麼急叫人家來幹嘛?害得我向老闆請假。」小菲嘟著小嘴向我抱

怨,臉上卻掛著微笑把我從遐想中拉回。

  「是不是想人家了?」她故意把「想」字重讀,目含春情的望著我。我擰了

下她的屁股:「就是想你了。」她驚叫著跑開了:「要死!公共場合耶!」臉上

泛起一絲紅暈煞是好看。

  「色狼來也!」我快步追上她,輕輕一帶,她順勢依偎在我身上,挽著我的

胳膊,低眉順眼,彷彿一隻小綿羊。我低頭看去,她露出一截後頸,只見烏髮鋪

散,玉頸雪白,真想咬一口。

  我們很快進了上島咖啡,因為中午的時候接到我死黨好友馬騰的電話,非要

我來這裡見面,還要喊上菲菲。

               好友馬騰

  「我也不知道馬騰這小子著急叫我來幹嘛,還必須喊上你。」

  馬騰是我的好友,他生得高大帥氣,得益家庭支持和自己的努力,生意很成

功,年紀輕輕就坐擁不菲的身家。他身邊美女眾多,缺依然保持單身,並宣稱單

身是男人最好的生活方式,弱水三千,瓢瓢都要,痛飲長江三千裡的豪情。

  他和我有多年交情,結婚前經常一起廝混,當然我從法律上也給他不少生意

的幫助,追小菲的時候他也不少出謀劃策,甚至我們倆的甜蜜細節都和他聊過。

新婚之夜我們都喝了不少酒,他一個勁嚷嚷著要和我一起進洞房,被我和小菲連

推帶打的趕了出去。

  婚後我們依然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只是我和老婆消磨的時光更多些。每次和

馬騰出來,小菲都要跟著,理由是監督我,所以她和馬騰也很要好。

  「是麼?和我有什麼事?」

  「呵呵,是不是你們倆有什麼小秘密?」我故意逗菲兒。她玉面一沉,眼睛

我還覺得很興奮呢!」

  我和菲兒之間無話不談,從沒有秘密,她很清楚我的這種淫妻心態,我還不

時鼓勵她找個情人一起遊戲一番,但是她很有原則,從不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我眨眨眼睛,「討厭,不理你!」菲兒扭過頭去,嘟著小嘴。我正要調戲一

番,看到馬騰來了,這小子穿一件雪白的襯衣,顯得很精神。

  「松哥、肥姐。」

  「討厭,誰是肥姐?是菲姐!」

  「對,對,飛姐。」馬騰兩手做著小鳥飛的樣子,菲兒「噗哧」一笑樂了。

  「多日

不見,菲姐身材更好了,看來松哥沒少下工夫啊!」

  不能不說馬騰是個很有女人緣兒的傢伙,身邊美女無數,個個都想拴住他,

就是沒一個得逞。

  「什麼事啊?電話也不能說,還必須帶小菲一起來。」我喝口紅茶問道。

  「唉,急事。」

  「哦?」

  「我……」馬騰略顯猶豫的看著我又看看菲兒,這不像他的一貫風格,他是

很直來直去的人,多年的交情,早已有默契,從不繞圈子。

  「說啊,這可不是你的風格。」我說道。

  「我……嗨!」他一揮手,說道:「我想借菲兒做幾天同居女友。」

  「啊?」我和小菲同時叫出來。

  「是這樣,我姑媽要給我介紹一個女孩子,這女孩是我姑父老戰友的女兒。

你也知道,我這麼多年生意上要得益於我我姑父的關係。」馬騰家世不錯,姑父

身處要樞。

  「這個女孩的父親和我姑父是戰友,生死之交,家中獨子,年初我帶他們去

時,這女孩也在,誰知道她就看上我了,誰讓咱爺們兒就招美女。」他做個得意

狀,又馬上苦著臉說道:「後來一問我單身,就託姑姑說媒,我怎麼也回不掉,

只好說,有了女友已經同居,準備結婚了,結果誰知道我姑姑給我搞突然襲擊,

說要今天來看看我,住我家裡。這麼多年我就沒騙過我姑姑,而且她也確實像撮

合我們兩個,真要命啊!」

  馬騰苦著臉說完,「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咖啡:「風流馬大帥怎麼能讓一

個女人管住?但是這種女孩娶回家,我就真的要被管住了。」

  「你身處百花叢,隨便找一個應景啊!」我說道。

  「你也知道我和這些女孩都是真真假假的,誰知道是喜歡我還是我的錢,萬

一賴上我,就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窩啊!而且哪個比得上菲兒這麼聰明賢慧,能讓

我姑媽放心的呢!」

  馬騰說得也對,菲兒確實乖巧懂事、識大體又美麗,這樣的女孩確實不多。

  「這……」我為難地看著馬騰,「唉!就幾天而已,應付過去,保證完璧歸

趙!」馬騰笑著對我說,眼睛卻沖著菲兒。

              借尊夫人一用

  「就借尊夫人一用嘛!」馬騰沖我眨眨眼,其實他也很清楚我的喜好。小菲

剎那臉紅了,然後蠻橫的抬起頭:「你們這些臭男人把我當什麼啦?」

  「菲兒,松哥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你這麼熱心就是幫朋友一個忙

嘛!你和松哥是夫妻,我當然要首先徵求松哥的意見了,你的意見一樣重要,幫

幫忙嘛!求你了大美女。」馬騰急切地看著我和小菲,小菲卻扭頭看著我,我知

道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又充滿了好奇和幻想。

  這時我覺得心跳得很快,這麼多年幻想的分享妻子的事情就要實現了,覺得

臉在發燙,想像著愛妻和一個男人躺在床上,像情人一樣生活就覺得非常刺激,

但是作為丈夫要讓自己的新婚妻子去給另外一個男人做女朋友,又有幾分心中酸

澀,而這種酸澀更加刺激自己的情緒。

  「好吧,不過你可是只能看不能用啊!你看呢?菲兒。」我問小菲意見。

  馬騰哭喪著臉看著小菲,帶著哭腔求道:「菲姐姐救我啊!」

  「才不能,就要看你出醜!」

  「啊?」馬騰叫了起來,我心裡也是一緊。

  「好姐姐最善良了,不會見死不救的。」馬騰扮個悲劇的鬼臉。

  「哈哈!」小菲「噗哧」笑了,故意板著臉說:「誰是你姐姐了?你比我大

呢!好吧,平時那麼威風的馬總這麼可憐,這次幫你了。」菲兒總是這麼善良。

  馬騰如釋重負,千恩萬謝。

  「你呀,也該收收心了,上次那個車模就挺好,那麼漂亮,還是大學生,人

也踏實,燒的菜那麼好,我們家青松回家一個勁地誇呢!」小菲瞟了我一樣,我

「嘿嘿」乾笑兩聲。

  「是的,是的,」馬騰趕忙應承著:「等過了這關,我們去三亞放鬆放鬆,

我請客!我姑媽快到了,這樣,我和菲兒去接我姑媽,這幾天菲姐就暫時住我那

兒。」馬騰看著手錶。

  「那我的東西呢?什麼都沒準備啊!」菲兒說。

  「只有我這個老公去幫你收拾了,然後送到『你們』的家裡。」我故作無奈

地說。

  「討厭!你這麼說我不去了。」小菲害羞了。

  「寶貝,我逗你呢!」

  「你們兩個別黏糊了,我姑媽的飛機快到了。松哥,過會兒我給你電話,晚

上一起吃飯,你負責的這個經濟糾紛案子正好給我姑媽說一下,一千多萬元的官

司,你賺了。」馬騰此刻顯示出一個生意人的樣子。「好的。」說實話,這個案

子糾纏我很久了,爭取讓雙方和解,拿出一大筆錢來。

  我們出了上島咖啡,看著小菲鑽進馬騰的越野車絕塵而去,一絲異樣的感覺

浮上我的心頭。

                夜 宴

  回到家裡,我本想給小菲打個電話請示,但轉念一想,又放棄了,夫妻生活

已經很瞭解她的需要,幫她收拾些洗漱化妝用品,就去挑了幾件性感的內衣和裙

子。看著老婆的黑色半透明內褲,散發著芬芳,腦中幻想著她穿上這些衣服在馬

騰家裡的情形,發現下邊的兄弟居然漲漲的。

  這時電話響了,是馬騰:「松哥,你別去我家了,把東西直接給我送過來,

到海鳥餐廳。我姑媽正好來了,我已經和姑媽說了你的事了,你正好詳細說說,

還有我們家小菲,晚上六點半。」

  「好的。」我掛了電話。才不到兩個小時,我的愛妻已經成了他的小菲了。

  海鳥餐廳,我提前到了,坐在包間,來回溜達,從窗戶上看到樓下馬路,馬

騰也到了,居然和菲兒牽著手,像情侶一樣,陪一個中年婦女走來,我心裡想:

『馬騰、菲兒,你們也太入戲了!』

  包間門打開,菲兒看到我很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挽著馬騰胳膊的手,我沖她使

個眼色,指指包律師的細膩,我發現馬騰的姑媽不易察覺的看了我們一眼,我趕

忙坐下。

  開席,席間菲兒殷勤地夾菜、陪酒。馬騰為了堵住姑媽的嘴,不停地勸酒,

他本身就海量,沒想到姑媽也是高手,居然喝了三瓶茅台。我已經堅持不住了,

菲兒更是面若桃花,馬阿姨居然紋絲不動,叨叨什麼婚姻是人生大事,要有責任

心,不僅對自己,對家族也要負責之類的屁話。我已經不行了,跑到包間的衛生

間裡去吐後清醒多了。

  這時馬騰公司的人來接我們,本來我要就此別過,可是走的時候秘書扶著馬

阿姨,小菲和馬騰互相攙扶,本來我正要發作,自己的老婆不攙老公,居然扶別

人,馬上又意識到,自己現在必須接受,現在這個美女是人家的女朋友,而不是

自己的新婚妻子了,她暫時恢復了單身,並且有一個男朋友這個事實。

  我自己走在後面,看著自己的愛妻依偎在別人的懷裡,心裡真是說不出的滋

味。馬騰這小子平時就色,我發現他攬著小菲的手,不知道是喝多了手發軟還是

故意的,慢慢滑到腰上,現在又不動聲色的放在小菲豐滿的屁股上。

  小菲穿的白色吊帶裙子,身材本來就好,這件吊帶顯露乳溝,加上馬騰個子

高大,從他的角度看去,真是把小菲看個清清楚楚,小菲居然沒什麼反應,不知

道是不是喝多了,並且揉捏起來。我看到司機暗自竊笑,馬阿姨倒是不動聲色。

  小菲的屁股很敏感,她軟軟的靠在馬騰的懷裡,我使勁甩甩腦袋,確認不是

幻覺,仔仔細細地回憶下午和馬騰的約定,似乎是只能看不能用的啊!但是心裡

又很刺激,隱隱的期待這什麼事情發生,可又害怕發生,又擔心小菲是不是喝多

了,趕忙和秘書說:「我有東西給馬總。」便一起上車。

  平時馬騰公司的人經常見我,也沒說什麼,倒是馬阿姨微微皺了下眉,也沒

說什麼,這樣我就拎著小菲換洗衣服的包上了車,直奔馬騰的公寓而去。

                迷亂夜

  總算到家了,馬阿姨倒有些不行了,畢竟上了年紀,嘴上還是叨叨不絕說些

婚姻大事之類的話,馬騰不住點頭,眼睛卻亮了起來。多年的朋友,我知道他這

時酒醒了,只是敷衍他姑媽而已,心裡暗想:『你小子蒙得到了你姑媽,卻蒙不

過我。』

  這時馬阿姨說:「小騰,讓你朋友回去吧!這麼晚了。」馬騰看我,這個馬

阿姨又發話了:「你看你也不照顧好你老婆,讓她這麼躺著。」我們一看,菲兒

是真不行了,平時就沒酒量,今天喝了這麼多,斜靠在沙發上。

  馬騰看我,我趕緊接話:「是啊,你也太粗心了,還不扶小菲去睡?哦,這

是你的東西。」順手把包給了馬騰。馬騰給我一個愧疚的表情,我作大度的微微

點頭,心裡卻想:『剛才車上你小子手往我老婆裙子裡伸,又不是沒看到噢!』

  而馬騰臉上浮現一絲得色,抱著醉了的小菲進了臥房。關上門的剎那,我心

裡伴隨著關門聲也咯登一下,裡面會發生什麼事呢?

  馬阿姨還在問我:「結婚了沒?要抓緊了,小騰都有了。」我心裡想:『他

媽的小騰現在抱著的就是我老婆!』

  過了一會,馬騰居然沒出來,馬阿姨總算扛不住,說聲:「我去睡了,這麼

晚,小松你也別回去了,就留著吧!」我忙應了一句,但是我坐著沒動。

  很快傳來馬阿姨的鼾聲,而馬騰居然還沒出來,我躡手躡腳地走到房門,我

們很熟,留宿他們家也是常事,但是門居然鎖了,我心裡暗罵一句。心想折騰一

晚,又喝這麼多酒,他們倆肯定睡了,就去平時我睡的那個屋子睡覺了。心想小

菲會怎麼樣呢?雖然和馬騰很熟,可是畢竟是和一個老公外的男人睡在一張床上

啊!想著想著也睡著了……

               夢想成真

  「嗯……嗯……啊……」深夜裡男女歡愛的聲音低沉而又清晰,由遠及近的

傳來:「老公……嗯……」

  「小菲!」我一個激靈醒了,回想起今天的事情,意識到自己還待在馬騰家

裡,小菲在馬騰的臥室。我發現口渴得厲害,然後去廚房找水,那麼剛才的聲音

就是一個春夢了,畢竟期盼多年的分享妻子終於實現,而嬌妻小菲此刻正躺在一

個男人的床上。

  我輕輕地出門,聽到馬阿姨鼾聲依舊,我便走向廚房,走過衛生間時,無意

看到一條肉色半透明的內褲,是早上小菲換的,難道……我趕緊快步走過去,發

現除了內褲,還有胸罩也扔在裡面的盆中。小菲做事細心,貼身衣物不會隨意丟

棄,只有男人才這麼粗枝大葉,難道是馬騰替她換的衣服?

  正在我滿腹狐疑之際,那個銷魂的聲音又若隱若現的飄來,我循著聲音輕輕

地走去,果然從馬騰的臥房傳來,居然門只掩著留到縫,並沒有關上。

  我趕緊貼上去向裡看,看到一個男人壯碩的屁股一前一後的賣力拱著,屁股

的身體,伴隨著男人的撞擊扭動身體迎合著。小巧的腳踝上繫著一條白金鏈子,

正是我送給小菲的,這個極力迎合男人撞擊的正是我的新婚妻子小菲,而她身上

的男人正是我的好友馬騰!

  這一幕雖然我幻想過無數次,可是當它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時,卻比我的幻想

更加刺激。我側過來看,小菲烏髮散亂、面色潮紅,緊緊地閉著雙眼、咬著下嘴

唇,兩隻胳膊伸向後面試圖抓著什麼,胸部更加高聳,一隻大手抓這一隻酥乳揉

捏著;馬騰喘著粗氣,另一隻手抓著床沿,俯視著胯下的尤物。

  「啊……嗯……噢……」小菲臉色漲紅,不時發出暢快的呻吟。「嗷~~」

的一聲低吼,馬騰拔出了他的傢伙:「真他媽的緊啊!」小菲身體一扭,杏眼微

啟,眼睛中霧濛濛的,嘟著小嘴正要開口,馬騰狼吻下來,舌頭不由分說侵入小

菲的嘴裡,兩個人忘情地擁吻著。

  小菲的手慢慢攬上了馬騰寬闊的後背,慢慢滑到馬騰的屁股上,然後小手像

一道白光,倏一下滑進了馬騰的兩腿中,抓住馬騰的話兒往自己肉洞裡塞,『真

是個騷貨!』我心裡暗想,菲兒到了床上就是最淫蕩的妓女,不過這不正是自己

一直想看到的麼?

  「討厭!」小菲輕輕柔柔的嗔怪道,原來馬騰沒有順從小菲,躲開了小菲,

小菲輕攥粉拳敲了馬騰的胸大肌,彷彿一個嬌羞的小媳婦兒怪自己年輕魯莽的丈

夫:「把人家弄成這樣,現在又要躲。」

  「弄成哪樣啊?」馬騰笑得彷彿一個舊社會的青皮。

  「就是……就是……下面空得厲害,癢癢的,好想……」

  「想什麼?快說啊!說了哥哥就給你。」馬騰壞笑的看著懷裡的小菲。

  「想要你的小弟弟……」小菲羞澀的說道。

  「要我的小弟弟做什麼?」

  「到我那裡。」

  「到你那裡?哪裡呢?」馬騰故作無知的看著菲兒。

  「就是那裡嘛!」菲兒聲音更低了。

  「是不是你的騷屄?」馬騰開始呼吸急促,大手整個蓋住菲兒的陰部:「你

這裡是女孩兒最神秘、最害羞的部位吧?」

  「嗯。」

  「那是不是應該婚前保護好,不給人家看,婚後也要保護好,只留給你老公

一個人?」馬騰嘴不停,手也不停,輕輕地按摩小菲的羞恥之處。

  「嗯……」菲兒已經羞得說不出話來,聲音有些迷離。

  「那為什麼現在給別人男人隨意摸、隨意看、隨便玩?」馬騰這小子真能搞

名堂。

  「為什麼?」馬騰步步緊逼。

  「哦……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菲好可憐,雙目緊閉、臉色緋

紅。

  「我告訴你,因為你是騷貨,骨子裡是淫蕩的,現在經過婚姻的洗禮,你的

淫蕩被釋放出來了。你是個妻妓,像妓女一樣淫蕩的妻子。」馬騰的話兒在小菲

的羞恥之處來回摩挲,小菲已經徹底迷離了,口中喃喃不知說些什麼。

  「我是騷貨,我天生就是淫蕩的,我是一個妓女一樣淫蕩的妻子……」小菲

徹底被擊潰了:「快來啊!」

  「求我操你,求我操你這個騷貨的淫屄,你的淫屄就是準備給男人操的。」

馬騰說。

  「快操我!快操我!操我的淫屄,我的淫屄就是準備給男人操的!」菲爾迷

離了。

  「我是誰?」馬騰問。

  「馬騰……馬騰哥。」小菲說。

  我心裡一陣悽楚,平時都是馬騰管小菲叫菲姐,雖然他比小菲大,但是現在

到了床上,小菲居然叫馬騰哥。

  「叫好哥哥。」馬騰開始吻小菲的耳垂,還有脖子和優美的鎖骨,口中不停

地說:「叫好哥哥、好老公,求老公操你的騷穴。」他還是在摩挲著小菲的敏感

的陰蒂。

  「老公,快來噢!嗯……我受不了了,我的騷屄受不了了,快操我啊!好哥

過的。

  「啊……」只見馬騰跳到床下,一把抓住小菲的腳踝,把她的腿架在自己肩

膀上,下身忽的插了進去。馬騰的傢伙不是很長,但是很粗,經過前面一番言語

撩撥,小菲早已經神魂顛倒,現在感到空前的刺激,淫水濕得一塌糊塗。我也發

現自己下身怒漲起來,不由用手去撫弄。

  「啊……哦……啊……啊……」馬騰一手緊握小菲結實的大腿,下身快速地

抽插:「騷菲兒,你這個妻妓,操你!」快速的抽插讓小菲已經沒有了知覺,來

回扭動身軀,彷彿不斷通過電流,又彷彿漩渦中的水流一陣一陣湧來,嘴巴完全

沒有任何聲音,只是「噢噢」的叫著。我也加入進來,不斷加快手上的動作。

  床開始發出有節奏的聲音,一切彷彿一組交響樂到了最高篇章,小菲和馬騰

同時發出低吼,然後馬騰轟然倒在小菲身上,小菲緊緊抱著這個給她無數高潮的

男人,我看到一股股濃濃的液體從小菲的小穴裡湧出。我也發射了。

  真是一個迷離的夜晚啊!我靠在門口,一切彷彿復歸平靜,剛才壯麗的音樂

會彷彿從沒有發生過。

  這時忽然傳來小菲柔柔的聲音:「我們怎麼能這樣做呢?怎麼辦啊?你快說

話啊!豬。」

  豬?小菲對我的昵稱,這麼快就易主了?我心裡泛起陣陣酸澀。

  「我們都喝多了,而且你這麼性感迷人躺在我身邊,神仙也把持不住啊!放

心吧,寶貝,我會去和青松解釋的,沒準兒他反而偷著樂呢!你也應該知道他那

點兒小心思吧?」馬騰把我的愛妻菲兒抱在懷裡,手在她光滑的後背劃過:「睡

吧,天亮前我們再來一次。」他輕輕拍著菲兒,彷彿在哄一個小孩睡覺。

  「討厭!都做三次了,你還行麼?」菲兒笑著捶打馬騰。

  三次了?我不由驚呆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夜晚?明天又將面對怎樣的一天

上一篇:卖春药的熟妇 下一篇:被轮奸的少妇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