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幻想之武侠爽文 性骚扰王语嫣完

王语嫣与段誉成婚几年后,段誉重入中原游历而忘归。王语嫣思念之下,女扮男装独自回到中原寻夫。一日

,与一名当年曾疯狂单恋其母王夫人(阿萝)而不得,爱极生恨,已陷入疯魔状态的江湖怪医仇大夫狭路相逢!而且,仇大夫识破了她的身份——仇大夫怒声问道:“阿萝那贱人是你什么人!?”

  话声未落,他一掌击出,王语嫣被震得一个踉跄,退出一丈多远,靠在石壁上。她惊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仇大夫的眼光忽然变得柔和起来,靠了上去,突然一掌击向她的头巾!头巾飞处,露出一个扣得紧紧的发髻。他又顺手一挑,一头青丝四散开来,一束束,一缕缕,如丝如缎,那情致真是说不出的动人……最新地址他阴阴一笑:“我果然没猜错,你是女人!……你一定是那贱人的女儿!”

  王语嫣有些绝望了,她觉得自己在向无底的深渊下陷。她已看出他的企图,惊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仇大夫笑而不答,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从头顶由上而下,一直抚向发梢。

  然后将长发拨向她的肩后,而右手却在她颈旁轻抚起来……触手处温润如玉,滑不留手……王语嫣羞愤交加,怒斥道:“住手!不要碰我!”

  仇大夫置之不理,一面继续轻抚她的粉颈,一面自言自语道:“嗯……象那贱人一样,摸起来好舒服……”

  王语嫣被吓得魂儿飞向天外,她不会武功,欲待挣扎,却被仇大夫一把抓住右手轻轻一拧,顿时便虚脱无力。她心知无法阻止,又不能挣扎,骂更无用,只有双目紧闭,任凭他摆布。

  本文来自仇大夫的右手逐渐移向她的领口,突然猛力一撕,只听“咝”的一声,整个领口被撕开,破裂直至胸襟前!

  王语嫣惊得失声大叫:“啊!——”只见仇大夫在狂笑声中,双手齐动,已把她的整个衣襟撕开,露出绣有彩凤的鲜艳丝缎小肚兜!

  王语嫣惊得魂不附体,情急叫道:“你!你——”

  仇大夫充耳不闻,低首向她胸前望去——彩凤之下,一片平坦,仅可见一点微微起伏。他不由愕然地愣了一下,双手抓住衣领往后一撕,“嘶”的又一声裂帛响,她的衣衫被他撕掉了,露出光洁温润的后背来!——原来肚兜之下,胸际之间,紧紧裹缠着层层绸布条!

  他恍然大悟,伸手在她胸脯上按了按,调笑道:“为了女扮男装,竟然绑得这么紧,不难受吗?我来让你轻松轻松!哈哈……”

  成人王语嫣惊叫道:“不!不!你不能!……”

  仇大夫又是一阵狂笑,一把将她推倒在地,迳自抽身取来一柄锋利匕首,在她面前蹲下。王语嫣大惊失色,心想:“大不了是一死,杀了我反而痛快,免得受他凌辱!”念及于此,霍地把心一横,索性闭目等死。

  但仇大夫不会让她如愿,他将匕首平放在她脸上,一阵凉意顿时直透王语嫣心底!却见仇大夫将匕首缓缓下移,过了下巴,到了粉颈,只用匕首尖向她颈下肚兜吊带轻轻一挑,便告割断,再一抖手,割断了她腰上至背后的系带,整条小肚兜随即与身体分离,掉落下来!

  他的双目不由一直!

  ——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还有层层白色薄绸,动人遐思地紧紧裹缠着胸前那段紧要部位,露出上下两截欺霜赛雪的肌肤,隐隐透出一股冷香……他不由心本文来自神飘荡,心中仇火稍稍一平,情不自禁就要去解那绸带……王语嫣已是欲哭无泪,只好哀求道:“仇大夫,不管你跟我们段家,王家或是家母有多大仇恨,我情愿以死相抵,请你杀了我,不要……”

  仇大夫早就被仇火焚烧,神智早已迷失,根本未加理会,用手指往她胸脯前一探,再用力往下一插,灼热的手指已顺着双峰间的乳沟向下滑去!……王语嫣只觉恐惧伴着强烈的羞辱,还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麻痒象电流一样流向全身,瑟瑟发抖之间,仇大夫已将紧裹着她胸部的绑带勾起,再以匕首顺手一刀割断,久经束缚的胀实双峰立时弹起,条条绑带纷纷掉落,顿使她的上身尽裸!

  王语嫣不由得双目急睁,失声惊呼:“啊!……”

  仇大夫却为之一怔,似被眼前的景象所慑——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只见这位大理国皇后一身玉肌雪肤,娇嫩如同婴儿的肌肤。尤其她现已身为人妇,虽然未曾生育,双峰已比少女时更为挺实丰满,充分显示出少妇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噢!那迷人的少妇胴体,象水,象蛇,象雪,象玉,真是上天呕尽心血的杰作,配合得那么恰好,那么令人心脏要麻痹,无怪于当年会让段誉神魂颠倒……只见那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山峰。王语嫣已嫁给段誉数年,却尚未生育哺乳,那巍巍颤颤的乳峰,已绝非少女般的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绝对富有青春的弹性,真难以想象出刚才被紧束时的平坦情形。

  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乳头,如同两颗又圆又大的水葡萄,又乃如唐诗所说的“新剥鸡头”,顶边的一圈粉红色乳晕,更显出它的可爱。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本文来自的乳沟,让他回味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他忍不住用手指在美乳上轻轻一捏!王语嫣自小生在豪富之家,成年后又嫁入皇室深宫,一生养尊处优,白嫩的肌肤有如涂着一层油,光润柔腻无比!……王语嫣再也强忍不住,泪水涔涔而下,泣声哀求道:“仇大夫,求求你杀了我,不要侮辱我……”

  仇大夫无动于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眉挑双目,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长的秀发分披在肩后,乌黑闪亮的双眸闪着恐惧的辉芒……真是超群绝伦,美若惊鸿,那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之美色,似乎无法形容出万一,使人疑为九天仙女下凡,人间无此尤物,浑身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他喃喃自语道:“唔……跟那贱人一样的美丽动人,难怪会被那姓段的小淫成人贼看上,千方百计勾搭上手。哼!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看你也绝不会是什么好胚子!”

  他突然怒从心起,左手一把扣住她的玉乳,五指徐收,柔腻的乳房从指缝中挤出,闪着玉光的肌色一下变得红紫!

  “哎呀!——”王语嫣痛得尖叫一声,叫声凄厉刺耳——她一向娇弱纤秀,何曾受过这样的辱虐?

  仇大夫根本不理会她的惊叫和哀求,左手抓住她的乳房向上猛提,右手抓住她的裤腰又撕又扯,外带用匕首划割,顿时外裤、小衣纷纷破碎掉落,片刻间已使她一丝不留,成了精光赤裸!

  王语嫣早已吓得魂飞天外,失声痛泣,仍不住地苦苦哀求道:“仇大夫,请你杀了我,不要……”她好象除了这几句,已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仇大夫注视着她赤裸的娇躯,两眼发出的已不仅是欲火,还有一股仇恨的火焰。他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淫人妻女者,妻必遭人淫,这真是天理循环,因果报应!哈哈!……”他的狂笑,仿佛要冲破黑夜,直冲云霄,让整个宇宙都听到他的呐喊,他的欢呼!……仇恨的火焰又点燃了他的欲火,他左手揽起王语嫣的腰身,把她抱到一个透亮干燥的地方放下,“嘿嘿”几声淫笑,三下五除二地脱去自己的衣服。这人不知是怎么长的,可能是精通苍黄之术的缘故,虽然一脸苍老,身体仍可说健壮,那庞然大物更是雄伟得出奇,令人望之触目惊心!任你多么高明的描写圣手,也写不出那种让人见之则恶的丑来,王语嫣真恨不能一掌打死他为快!

  斜阳照来,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 最新地址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神秘三角地带,花房高隆,娇香可溢,又黑又浓的茵茵芳草十分听话地覆盖在桃源洞口之上,罩着神秘的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的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正好把这高挺的花房一分为二。一颗鲜红闪亮的草莓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一如处子……却比那些未经人事的处子更多了几分娇媚……肥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柳……好一幅上天的杰作,女神的恩赐!

  极度的恐惧使王语嫣在浑身颤抖,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纤臂,更是抖动生波!

  仇大夫看得呆了,一股热燥冲昏了每根神经,脸红似血,气喘如牛,胯下那根长枪早已举头示威!他紧盯着王语嫣那丰腴美丽的胴体,口中却喃喃自语道:

  “阿萝,阿萝……”不顾一切地扑压到她身上!

  王语嫣如遭电击,只觉一股男人的体味扑面而来,瞬时间那火热的男人身体已扑压在她身上,压得密密实实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压。特别是高耸的胸脯被紧紧压挤着,她一阵憋闷,一种陌生的粗重喘息已扑到眼前了!

  她惊恐地扭动着身子,两手推拒着,一边抵抗一边哀求:“仇大夫……你、你不能——”语声骤然中断,她的樱唇被堵住了!她一阵恶心直要呕吐出来,只好拼命摆头,想摆脱他的嘴唇。

  仇大夫只觉一阵阵迷乱,他已完全失去了神智,只认为眼前这位美丽的大理国皇后,就是他的梦中情人王夫人!他疯狂地叫到:“阿萝!阿萝!”使劲咬住了那两片柔乎乎而富有弹性的樱唇!

  王语嫣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扭动得更起劲了!

  仇大夫感觉到了她的剧烈喘息,少妇那动人的身体曲线不停地撞击着他的胸口,他仿佛闻到了野石榴,百合花,熟苹果和别的什么花的香味,这些少妇的成熟气息使得他更加迷醉,他用力分开她的双手,将它们压死在地上,开始尽情地抚爱那两座丰满、富有弹性的乳房!他尽情地揉捏,尽情地摩擦,恶狠狠地发泄心中所有的仇恨!

  只见那丰满的胴体一阵阵难耐地扭动着,他却猛然低下头去,含住了那粒葡萄,一阵猛吸狂吮!

  王语嫣在挣扎:“不能!……不要啊……”她嘶叫着,反抗着……然而这种反抗是无力的,无助的,再也没有比这种反抗更刺激人的欲望的了。

  仇大夫狂乱地叫着:“阿萝!阿萝!我要你……”他紧紧地将王语嫣按在地上,右手已顺腹而下,探向了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王语嫣惊叫道:“放手呀!……放手呀!……”仇大夫却毫不理睬,手指已按在肉贝上活动起来!

  无限的恐惧在王语嫣心中打转,她拼命滚动着,脚踢着,想要摆脱仇大夫的挟制,有几次眼看就要成功了,但……她忽然恨自己,为什么跟段誉在一起那么久,也没学会武功……渐渐的,她瘫软在地上,尽管她心中充满了恨意,却没有了一丝力量去抗衡这该诅咒的世界……她彻底崩溃了,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停地在心中哭泣:“段郎……你在哪……”仇大夫一只手摸着那神秘之处,手指在抠动着,揉捏着,在狂笑着……只见那粉红色的花瓣微开,中间赤贝隐现,中央处的凹陷留下一个小小的圆孔,上端一颗红豆兀自神采奕奕地挺立在那儿,既可爱又诱人,真是养眼已极!

  欲火中烧下,仇大夫手指向下一探,伸入火山口中,摩擦着那粒红豆,在出口进进出出地拨动开来……王语嫣全身一颤,秘穴更是猛一下收缩!仇大夫心痒难禁,俯下头去,伸出舌头,不住地往那花唇红豆上猛舔了起来,一面舔还一面啧啧赞叹:“阿萝,你这儿真美……”

  王语嫣羞愤已至极点,不断扭动着身体,浑身颤动不止……仇大夫欲火已烧旺到极点,再也不能克制了,腿间的小公鸡早已昂首长鸣报晓,向前一扑,猛力压在了王语嫣的胴体上!

  王语嫣被他紧紧压实在地上,只觉下体那柔柔的草地上,被一根硬硬的东西磨动着,硬梆梆地顶撞着,她骤然一惊,一双玉腿立时紧张地紧夹着!她想作最后的抵抗,然而一双藕臂却被他紧紧按着,她只觉那肉根在向洞口挺进了,深入了,她只能无助地狂扭着身体躲避……仇大夫只觉王语嫣那坚挺的双峰不断在胸口前磨转,欲火不断升腾,已达到了顶点,他口中不断叫着:“阿萝……阿萝……”,大鸡巴开始有节奏地抽动,越顶越快,终于不顾一切地单刀直入,攻打玉门关——可惜王语嫣玉腿紧闭,不得其门而入!

  他心中一急,更加猛力地冲撞,下下用力地往腿缝根上顶,再使劲猛旋,然后整根拔起,再用力狠狠地插下去!顶进,旋进,来回交互运用,毫不留情地发动猛烈攻势!

  王语嫣被他这一阵强棒轰击,逼得喘不过气来,羞愤的泪珠象断了线的珍珠汩汩不绝!说时迟,那时快,仇大夫一手滑入她的粉腿内侧雪白的嫩肉上游走,痒得她一双秀腿直抖,另一只手却提上玉峰顶尖捏玩着她的乳珠!三处猛攻,她如遭电击,全身一阵瘫软,再经魔手轻扣,玉腿已松!

  仇大夫岂肯放过良机,顺势用力向前一顶,“滋”的一声脆响,同时“啊” 最新地址的一声惨叫!——不用说,准是他那小老二突击成功,攻入了王语嫣的秘洞里!

  王语嫣只感到幽口一裂,一条硬梆梆的东西业已拍闼而入,不由得惨叫了一声!她知道,自己的情白,自己的一生全完了。她这个大理国的皇后,再也无颜面对她的臣民,更无颜去面对心爱她的段郎了!……她只感觉下体一阵火辣辣的刺痛,额上直冒冷汗,好象五脏六腑都快要被他捂腾出来。她顿时痛不欲生,赤裸的娇躯猛然挺起,力量是那样的猛烈,几乎将仇大夫掀开!

  仇大夫“滋”的又一刺枪,王语嫣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哀鸣,又一次被他扑倒在地!她整个神智呆滞了,麻木了,泪流如雨,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可怜这位冰清玉洁的大理国皇后,一生被人呵护,尊重,此时却惨遭凌辱!

  仇大夫疯狂地厮杀着,得意地狂笑着:“阿萝!阿萝!我……我终于得到你了!……我比那姓段的淫贼怎么样?……”

  他好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停地在王语嫣修长的胴体上弛骋着;又如乱蝶狂蜂,只向花心去采!那种带着仇恨的欲望完全象头野兽!……他在她那呆滞、麻木、痛苦的娇躯上肆意地发泄着,双手穷凶恶极地搓、捏、揉……大鸡巴也重重地撞击着,浑身上下感到了一种兽性发泄的满足……男女交合,本是人生美事,然而此时此际,对于这位大理国皇后来说,无异是一种既痛苦又无法忍受的摧残!王语嫣在那狂风暴雨的猛烈摧残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禁痛苦、羞涩地泪流不止……她四肢无力,一点也不能挣扎,连舌根也不听使唤,就是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或痛楚,也只得咬紧牙关忍受了。她虽是经历过风雨的少妇了,仍感到下体火辣辣的,只有钻心的痛疼……最新地址她麻木了,只有咬紧牙关,任凭那双魔爪在她那柔腻腻的双乳上肆意搓揉,发狂地捏挤,几乎要将她的双乳揉破了;只有任凭那一根又长又粗,硬挺挺的怪物,在她圣洁的桃源秘穴中急攻猛捣,扫庭犁穴!

  猛地,仇大夫身子突然一阵哆嗦,猛吐了一口大气,两腿向下一蹬,大鸡巴一阵极为疯狂地猛烈抽射!横扫!……王语嫣只觉下体内那个怪物一阵乱颤,一股浓浆热液直向自己花心深处喷射而来!一种又腻又粘的恶心感立刻扑上心头,耳边却听到他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阿萝……阿萝……我比那姓段的淫贼怎么样?……妈的!怎么说着说着就完了……”说完,象死狗一样趴在她身上,一个劲地狂喘不止……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污辱,身子也跟着剧烈地颤抖起来,可是四肢被他压得不能动弹,只有不停地摇头哭泣,心在不停滴血…… 最新地址忽然,她感到胸口一阵凉意,原来仇大夫又俯下头来,两片厚实的嘴唇疯狂地在她那红色微微发紫的乳蒂上不停地吸吮起来……她感到万分羞辱,痛不欲生,然而……她不能死,她是大理国的皇后,她还有心爱她的段郎,她现在只想尽快脱身,报仇雪恨!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仇大夫仍泡在她桃花源中的那条死去的肉棍儿又再度还阳,渍渍蠕动起来了……她神色忽变,脸色苍白,泪如雨下,心中绝望地自语道:“段郎……我再见不到你了……”

  片刻之间,仇大夫又对准了花心,长驱直入,急抽猛插!她虽然用尽了全身气力,不停地挣扎,却始终无法脱离他的魔掌,下半身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任凭他挺枪跃马,直捣黄龙!她只觉天旋地转,昏了过去!……

上一篇:极品家丁之秦仙儿完 下一篇:魔幻之绳完作者不详

警告︰成人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 、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 将本网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